當前位置: 首頁養殖生豬資訊> 正文
焦點訪談解讀非瘟: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
發布時間:2019-01-16 08:40來源:央視新聞

幾個月來,人們不斷從各種途徑聽到“非洲豬瘟”這個詞。據農業農村部新聞辦公室發布,2018年8月,遼寧省沈陽市沈北新區發生一起非洲豬瘟疫情,這是我國首次發生非洲豬瘟疫情。到現在為止,我國已經有二十多個省份發生了非洲豬瘟疫情,大量生豬被撲殺,引發了公眾的擔憂。那么,豬肉還能不能吃?我國的非洲豬瘟疫情現在怎么樣?又該怎么防控呢?

在通往天津寧河區王莊村的路上,過往車輛都要經過交通管理部門的查驗才能通行。2018年11月29日,王莊村的一個養殖場排查出非洲豬瘟疫情,這個臨時的檢查點也是從那之后設立起來的。

天津寧河王莊村的這一起疫情,是農業農村部公布的我國第77起非洲豬瘟疫情。按照《非洲豬瘟疫情應急預案》,發病豬所在地點為疫點,疫點邊緣向外延伸3公里的區域為疫區,疫點活豬進行了撲殺處理,疫區之內的活豬根據檢測和調查結果確定撲殺范圍進行撲殺,撲殺場點食用的飼料和使用過的器皿,都要進行無害化處理和徹底消毒等處置措施。

天津市寧河區副區長張平介紹:“發現的時候是67頭死豬,還有200多頭當時還沒有死亡,所以我們首先對這個疫點的生豬進行撲殺。同時按照應急預案的要求,對三公里半徑范圍之內總共有28個養殖戶,7195頭生豬全部進行了撲殺和無害化,甚至不是生豬養殖的,養雞的,我們也進行帶雞消毒,因為防止其它物品、動物或者其它的車輛把病毒帶出去。”

劉虎是王莊村的養殖戶,當天,他家養的98頭豬也全部被撲殺。劉虎說,他家的豬沒有發病,但對被撲殺也沒有什么抱怨的,政府對每頭豬補貼1200元。

劉虎家的豬已經全部被撲殺,并進行無害化處理。王莊村的一處填埋點,有專人看守,并設置了攝像頭監控。

無論是在路上,還是在填埋點,可以看到工作人員都穿著防護服。難道是因為非洲豬瘟會傳染人嗎?中國動物衛生與流行病學中心副主任黃保續告訴記者,這樣做是防止人把病毒帶出去,感染其它的豬。

非洲豬瘟是由非洲豬瘟病毒感染的一種豬的急性、烈性傳染病。1921年在肯尼亞被首次確診,1957年傳入歐洲,1971年傳入美洲。2007年傳入歐亞接壤的格魯吉亞,隨后傳入俄羅斯以及高加索地區,并在多個東歐國家擴散和流行。2018年在全球多國肆虐,共有22個國家報告發生6200多起疫情。2018年8月,遼寧沈陽沈北新區出現我國第一起非洲豬瘟疫情,隨后,河南鄭州、江蘇連云港、浙江溫州等地也先后發生疫情。幾個月以來,多個省市陸續出現疫情。

非洲豬瘟是如何來到中國的呢?黃保續說,查清源頭是非常困難的。但是從全球的情況看,非洲豬瘟傳播,無非就是四條途徑:第一,非法的貿易和走私;第二,國際旅客攜帶物;第三,國際運輸工具上的餐廚剩余物;第四,野豬的遷移。

截至2019年1月11日,我國共有23個省份出現非洲豬瘟疫情,疫情接連在多地出現,引發了不少人的擔憂。非洲豬瘟來了,豬肉是不是不能吃了?——這樣的擔心有沒有必要呢?

聯合國糧農組織首席獸醫官盧布斯說:“非洲豬瘟病毒并不會向人類直接傳播。也不是一個食品安全問題。”黃保續說,60多個國家發生了非洲豬瘟,沒有因為人吃豬肉而感染非洲豬瘟的情況。

既然非洲豬瘟不感染人,那么,為什么要對所有的病豬以及疫區范圍內的活豬都進行撲殺并填埋,以及無害化處理呢?

農業農村部畜牧獸醫局副局長馮忠武說,病豬是非洲豬瘟傳播的最主要的疫源。為了防止疫情的擴散,殺少量的豬,是為了保證更多的豬群不受感染。

截至目前,我國共計撲殺87.6萬頭豬,雖然這只占到我國目前約7億頭生豬出欄量的0.1%左右,但依然有人擔心會不會引起豬肉供應的問題,造成豬肉的短缺。

馮忠武說:“我們一直是堅持一手抓動物疫病防控,一手抓生豬生產,保證市場的肉品供給,經過我們調查,目前市場上總體供應是平穩的,沒有出現因為非洲豬瘟,引起市場豬肉斷檔這個情況。”

根據調查,在我國,非洲豬瘟的傳播途徑主要有三個方面:生豬及其產品異地調運、餐廚剩余物喂豬和人員車輛攜帶病毒傳播,分別占比16.3%、42.9%和40.8%。餐廚剩余物喂豬和人員車輛攜帶病毒傳播占到了絕大部分。而這,又是各個養殖場每天都要面臨的問題。

所有品種的豬都能感染非洲豬瘟病毒,發病率和死亡率最高可以達到100%,而且目前全世界沒有有效的疫苗,一旦潛在疫情擴散蔓延,將對生豬產業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。種豬場是生豬產業發展的根基,加強非洲豬瘟疫情的防控工作就更加重要。

在天津寧河原種豬場,記者要進入豬場,需要經過消毒洗手、紫外線照射、呼吸道消毒等嚴格的消毒程序,還要穿上防護服。經過三級消毒,記者止步在辦公區,并沒有進入生產區——也就是實際養豬的場所。

天津市寧河原種豬場場長李繼良說:“您作為訪客,這是您最后一道程序,我們的生產人員如果上一線去,過了這個門以后他進去還要進行兩次消毒。養殖場最大的天敵就是生物安全,這是最基本的東西。一旦不做生物安全出現問題以后,那時候代價成本會更高更高。”

寧河原種豬場是規模化的種豬場。不過,我國的生豬養殖場戶中,達到這種規模的,并不多。

馮忠武說,目前我國有2600萬戶的養豬的場戶,在這么多場戶中,年出欄500頭以上的,只有25萬戶,還占不到1%的比重。也就是說,有99%以上都是中小散戶,而這些散戶普遍存在防疫意識比較薄弱,生物安全的防護水平比較差。

國家也在鼓勵這些中小養殖戶向標準化、規模化養殖轉變,但這也需要較長的過程,在目前的條件下,相關部門也呼吁中小養殖戶能夠加強生物安全的防護。

專家表示,從科學角度來說,非洲豬瘟的防控并不難,但是由于客觀現實,要想防控住,也面臨不小的挑戰。

黃保續說:“從科學的角度,因為它的傳播途徑已經非常清楚了,就是三項措施:一、限制生豬及其產品到處流通,只有符合條件的才能夠流通;第二、禁止餐廚剩余物喂豬;第三,就是養殖場要建立生物安全條件,提升自己的防疫水平。只要這三條做到,沒有問題。現在的實際情況,養殖密度高,養殖的生物安全水平低,而喂豬的習慣,短期內又難以改變,所以這是當前最大的問題。”

餐廚剩余物喂豬,在很多地方都很常見。

黃保續說,餐廚剩余物,也就是泔水喂豬是幾千年的習慣,想去改變它很難,是當前防控工作的一個難題,這項工作涉及到生產、運輸、處置各個環節。現在在推動建立多部門聯動機制,餐廚剩余物的生產、運輸和處置,都要有人管。從實踐的層面,各地都在積極采取辦法,來禁止餐廚剩余物喂豬。

我國是全球最大的生豬生產國和消費國。非洲豬瘟病毒進入中國以來,農業農村部成立非洲豬瘟防控應急指揮部,發揮牽頭部門作用,有針對性地采取綜合防控措施,各地逐級壓實責任,防止非洲豬瘟蔓延成勢。

馮忠武介紹,目前我國對非洲豬瘟的疫情總體判斷是點狀散發,總體是可控的。

聯合國糧農組織首席獸醫官盧布斯說:“我認為中國對這一疫情有較高的防范意識,無論是生豬飼養者、政府層面,還是集中防控上。我必須稱贊中國在掌握疫情信息之后立即與國際社會共享的姿態。”

受到多重因素的影響,非洲豬瘟的防控工作依然不可放松。

馮忠武說:“從1921年肯尼亞發現這個疫病以來,目前國際上有60個國家發生了非洲豬瘟的疫情,到目前僅有13個國家根除了非洲豬瘟疫情,其他國家目前這個疫病還在流行。這說明非洲豬瘟的防控難度是非常大的,而在這13個國家里面,根除比較成功的,最短的國家用了5年時間,最長的用了36年。這給我們一個啟示,既要做好打攻堅戰,同時也要做好長期打持久戰的準備。”

可以明確地講:非洲豬瘟不是人畜共患病,只會傳染豬,不會感染人。而從整個生豬產業的角度來看,我國是世界上生豬生產和消費最多的國家,如果防控不好,就會嚴重影響整個生豬產業。農業農村部日前發布的消息顯示:經過各方面共同努力,當前全國疫情處于點狀散發狀態,疫情總體可控。但同時要看到,傳統養殖結構難以短時間內根本改變,疫情傳播途徑錯綜復雜,防控形勢仍然復雜嚴峻。目前,我國正在組織技術攻關,開展疫苗研制。


0
廣告
廣告
廣告
廣告
廣告
推薦閱讀
本文所載文章、數據僅供參考,使用前請核實,風險自負
Copyright ? 2011 www.mwjrho.tw 博亞和訊
京ICP備13008321號-1
公安部備案 11010802029875
南沐成辰单双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