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添加劑酶制劑資訊> 正文
飼料酶全國第一 果然是他!
發布時間:2016-06-22 11:57作者:xujing來源:武漢市飼料協會信息網

 

 
圖:詹志春 記者任勇 攝

    饅頭本身并不甜,為什么吃到嘴里會變甜?原因是一種叫作“酶”的物質。

    酶是一種蛋白質,是天然的催化劑,能把不甜的淀粉分解成甜的葡萄糖。生物酶制品被廣泛運用于飼料、食品、工業等領域。

    在光谷,有這樣一家生物科技公司,全國每年生產的2億噸飼料中,50%都要添加它的產品。

    目前,新華揚生物科技年產生物酶制劑達1.5萬噸,規模位居全國前三,擁有中國飼料酶20%的市場占有率,位列該領域全國第一。

    新華揚生物董事長詹志春:

    低谷的投資 

    會趕上高峰

    參與科研項目三獲國家科技進步獎

    “不創新,很快就會被淘汰”    

    昨日,長江日報記者在位于光谷關南工業園的新華揚生產車間看到,一排排巨大的發酵罐整齊排列,除了監控室里的值班員之外,幾乎看不到一個工人。

    “這些發酵罐是全自動的,2007年投產至今,沒有停過一天,24小時運轉。”新華揚相關負責人介紹。據悉,一個攪拌罐高3層,重達25噸。當時,這是亞洲最大的生物酶制劑車間。

    目前,新華揚正在光谷未來科技城附近建設九龍生產基地,今年年底投產后,總體產能將達到6萬噸。該基地瞄準全球九成市場份額,嚴格按照歐盟標準建造。

    生物酶是如何制作的?據介紹,自然界有4000多種酶,每一種都有不同的功能。首先從野生植物中提取一種或幾種酶,在培養皿里進行生化反應。然后將培養出的“種子”倒入裝滿原酶、無菌水等物質的發酵罐,輸入氧氣等,經過一周時間,一小罐“種子”繁殖滿一整罐液體,烘干后,變成像酒曲一樣的粉末。

    一噸飼料里面,只要加入100克酶制劑,就能增加飼料營養,促進動物吸收,且比使用抗生素更安全。

    “生物酶技術發展日新月異,在過去20年間,發酵‘酶活’指標提高了100倍,如果不創新,很快就會被淘汰。”新華揚董事長詹志春介紹,科技創新是企業發展的動力所在。

    新華揚公司投資4000多萬元建立了生物酶制劑研究院,與復旦大學、華中農業大學等科研院校合作,三次參與科研項目,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,在行業中獨一無二。

    10年間,新華揚還建立了所有飼料原料的抗營養因子數據庫。此前,全世界都沒有這么完整的數據庫。

    “飼料原料有100多個品種,包括玉米、小麥等,他們的成分很不相同,南方的玉米和北方的玉米不同,鄂東鄂西的玉米也不一樣。這些原料中,既有營養物質,也有破壞消化吸收的抗營養因子,我們像畫地圖一樣,將這些因子一一列出。根據數據庫里的信息,就可以有針對性的選擇酶制劑,從而提高營養吸收率。”

    后來,一家歐洲企業發現竟然有中國企業做出這一成果,感到很驚訝。“數據出來以后,我們的競爭對手也可以用。可以說我們做的是科研院所和高校所做的基礎研究。”詹志春介紹。

    提前6年布下國際化“先手棋”

    “不用盲目低價換市場份額”

    在生產車間,記者看到一批打包好的制劑產品上寫著:發往印尼。

    每年,新華揚銷往海外的產品占總產量10%以上,并且在逐年增長。部分產品已在20多個國家完成注冊,海外業務涉及韓國、加拿大、巴西等40多個國家。

    2009年,新華揚在國內已成龍頭企業,詹志春又把目光投向了海外。“國內市場還有空間,但總會有飽和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當務之急,就是到歐盟等國家注冊自家產品。 “歐盟是最難啃的一塊骨頭,在那里,飼料酶制劑屬于食品添加劑,需要進行15個安全性實驗、40個動物安全實驗,別的國家半年一年就能完成注冊,歐盟要用6年。”詹志春介紹。

    2014年,在投入200萬歐元后,新華揚終于完成了在歐盟的注冊,它也成為了目前國內唯一一家獲得歐盟和美國注冊批準的企業,把競爭對手遠遠甩開。

    “對手要想趕上,至少還要6年時間。”詹志春淡淡地說。

    酶制劑體積小,物流成本低,是一種容易實現全球化的商品。“國際業務不僅僅是賣一點產品,而是要有國際化的視野和人才,要充分了解國際化的運作模式,而不是盲目的靠低價來獲取一點點的市場份額,這種做法也是長久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未來發力工業及食品用酶

    做中國工業酶生產的開拓者

    “新華揚不僅是做豬飼料添加劑的。”詹志春笑道,未來,該公司將轉向制造紡織、食品、造紙、洗滌等酶制劑。

    全球最大的企業信息發布機構美通社,在發布《2014年全球工業酶行業研究報告及未來三年預測》時說,“中國取得了酶制劑工業的快速發展,特別是中國酶制劑企業”,并專門提到新華揚。

    這份報告中提到,擁有數十億美元全球市場的“工業酶”,中國人需求量卻僅占9.4%,而占據剩下八成以上需求量的,是歐洲和北美地區。報告認為,新華揚等企業,有望成為中國工業酶生產的開拓者。

    “的確如此,酶是大自然的禮物,新華揚目前做的飼料酶,只打開了這份禮物的一角。”詹志春說,但跟飼料用酶相比,工業及食品用酶才是未來的產業方向。

    詹志春介紹,有企業研究特制的酶,能用于秸稈生產燃料乙醇的發酵環節,讓秸稈變成生物石油。神奇的酶,可能會為人類變出一個未來。

    目前,新華揚已涉足食品用酶。全國三大啤酒品牌之一的珠江啤酒,就用上了來自武漢的酶制劑。

    在新華揚生物酶研究院,研究人員想辦法讓酶派上更多用場。如有的人酒量大,就是因為體內分解酒精的酶更多。研究人員正在對這樣的酶進行研究,未來可以讓人酒量大增。

    該公司研發的“衣媚”纖維素酶,主要用于服裝工業。傳統牛仔褲因為織物纖維素長,褲子材質硬、磨皮膚。通過在原料中添加酶制劑漂洗,可以分解織物中的纖維素,讓牛仔褲更貼身、柔軟。再如有一種酶添加到衣料紡織過程中,能不起球不起毛。因為細小的纖維仿佛人的毛發,卻有著人眼看不見的長度,它們糾纏在一起,就似頭發打結一般,加入酶之后,能將過長的纖維分解掉,使衣物表面平滑。

    該公司正在研發的酶制劑,還可加入洗衣粉中分解磷和氮,使其不再造成污染。此外,在食品中添加酶,還可以讓面包口感更好。

    在新華揚生物的生產車間內,工人們時刻監控著各個設備的數據。

 
圖:工人們時刻監控生產數據   記者任勇 攝

 

    詹志春愛文學,他的發言材料都是自己寫,他還愛寫詩: “夜酒當歌,豪情萬丈醉明月;英雄論劍,橫空出世把乾坤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“把乾坤”?他有自己的一套理論——在高峰時占領先機,在低谷時做好準備,迎接下一個高峰。

    “飼料添加劑企業說白了,就是飼料企業的原料車間,兩者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”,詹志春說,就仿佛農民種莊稼靠天收,養殖行業很容易受自然、政策等外部環境影響,但做企業絕不能跟著一條波浪曲線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2006年,我國部分地區出現小范圍的禽流感疫情,畜牧養殖業迎來冬天,處于上游的飼料企業陷入生存困境。詹志春卻決定投資7000萬元興建飼用酶制劑生產基地。彼時,把酶添加進飼料里,還不是飼料企業的主流做法,何況年景這樣差!面對反對的股東,詹志春說,“隨著人們生活水平提高,對食品質量要求也會越來越高,要抓緊時間做前瞻性的產品”。2007年,基地在光谷投產。

    第二年,汶川大地震,震垮了四川幾家大的磷礦,傳統飼料添加磷成了問題。相關部門下文推廣酶制劑,新華揚1.5萬噸產能的酶制劑生產基地滿負荷生產,仍供不應求,企業跨越式發展。很多人艷羨,說詹志春有后眼睛,他說,“低谷的投資會趕上高峰。”

    詹志春說,他學會看行情、做企業,是因為比別人多打了幾年工,“1992年誕生了92派,我也是從國家飼料檢測中心(武漢)這樣的‘公家’單位出來,但我沒有選擇直接創業,因為深知自己缺乏資金、經驗和人脈,我去珠海打了4年工”。

    因為舍不下在武漢的家人,被“逼”著返鄉創業的詹志春,最早在體院附近開了一個飼料添加劑門店,開著一個五菱面包車,打著赤膊,肩上搭著一條毛巾,將貨送到客戶手上。詹志春一直堅信,人在低谷時的付出,都是未來登上高峰的一種前瞻投資。公司自創立搬了7次家,直至搬進關南工業園區。他寬敞的辦公室里,擺著三樣東西,一樣是他奉行的“善、行、學、成”四字裱字,一樣是女兒用英語寫給他的信,還有一樣是他從中歐工商國際管理學院畢業的學位照,“所有候機候車時間,我都用來看書,這也是一種投資和積累,最近我在看《+時代管理:人的一場革命》”。  

(原標題——新華揚生物:全國一半飼料添加武漢生物酶)

0
廣告
廣告
廣告
廣告
本文所載文章、數據僅供參考,使用前請核實,風險自負
Copyright ? 2011 www.mwjrho.tw 博亞和訊
京ICP備13008321號-1
公安部備案 11010802029875
南沐成辰单双中特